胡说

发布时间:April 8, 2018 // 分类:杂记 // 1 条评论

究竟是想说些什么呢?下午花些时间好好整理了房间,略微清爽的感觉就这样冲散了原本杂芜的思绪。当然,这种清爽是不会持续太久的。

明明已经过了几天可以穿短袖的日子,忽地一阵寒流,街上又出现了羽绒服的影子。一天晴,一天雨,再来一天不阴又不晴。呵,善变的春天。但总之,还是喜欢晴朗的日子啊。打开窗户望去,蓝天白云、远山绿树,以及穿行在街道上的人们。干爽温和的空气从窗外涌进来,迎面抚在脸上,顷刻间连呼吸也舒畅了许多。人就是这样奇怪,几缕空气都能影响情绪。

写代码的时候,总是对于Unix时间戳耿耿于怀。为什么这东西一定要从1970年1月1日开始计算呢?明明为了凑个整数已经把时间戳的计算从1月1日开始计算了,送佛送到西,从公元1年1月1日算起就真的那么难吗?因为对于这种“不够彻底的规整”有着难以平复的膈应,我自然是早已究竟其中的原委。可,就是膈应,就是不爽快,就是从心底里无法接受这样的既成事实。即便,我其实也不是不懂,公元1年也仅仅是在历史巧合下诞生的一个看似很特别的年份。

明明只是细胞与水构成的脑子,明明只是受着各种激素支配着的脑子,却要纠结这些奇奇怪怪的问题,果然是奇奇怪怪。即便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了、Unix时间戳也对齐到某个非常整齐的纪年了,又有什么意义呢?赏味期限一到,尘归尘,土归土。

不知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,信仰什么的,我是一概不去相信了。小时候还觉得会有鬼神,可如今莫提鬼神,连孔子孟子留下的话语,都处处觉得可疑。对与错、好与坏,一概是复杂脑细胞衍生出的一场闹剧,像是戴着小丑面具的公爵与骑着公爵骏马的小丑,本身就是一种荒唐的臆想。剩下能够确信的事情,只有诸如不呼吸会憋、不吃饭会饿、不睡觉会困之类的“基本常识”。且不论“信仰缺失”这样奇怪的命题,就连余生该如何度过都成了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。好比是数学考卷最后一题附加题,明明清楚题干问的是什么,对于答案却一点儿也都没有灵感,除了一张“黑人问号脸”GIF动态图。况且,也不能真的把“黑人问号脸”这样的东西画在考卷上吧?难不成要让数学老师请我喝茶?何德何能哇。

和天真无邪的孩子待在一起不失为一种能够暂时忘却烦恼的办法。譬如说看他们玩手机吧,他们沉浸在《纪念碑谷》的世界里,认真又专注,偶尔还会非常郑重地嘀咕一句“艾达去哪儿了?”。源于人类的某种本能,自己也能连同着被带入到那个“忘我”的、“无忧无虑”的世界里去。难怪,老人们都喜欢和孩子待在一块儿。只是,我终究还是没能接受这样的沉浸。本质上都是精神上的醉饮,这与吸大麻可能并没有更多的区别。好比去电影院看棒极了的电影,却因为内急时不时出戏,简直了。

让情形更糟糕的是,人脑竟然还有“海马体”这样惨无人道的设定。明明就是些细胞膜、细胞质之类的东西,却总是要记得些所谓“印象深刻”的事情。早到小时候在托儿所拉了一裤子的便便,晚到昨夜光怪陆离的梦境。在四下无人百无聊赖的时候,这些存档便像屏幕保护程序一样开始自动播放。美其名曰“保护屏幕”,实际上不就是浪费能源嘛,害的晚餐不得不多嚼几口饭菜。浪费能源也就罢,还难免搅起各种不是太舒适的感觉。譬如什么“未竟之事”啊、“未了之愿”啊一类的东西。既成事实无法变改,未来之事尚未来临。搅在这种由“本能”衍生出来的“泥潭”里,真是麻烦。

往前,要质疑“信仰”。往后,又不信“多巴胺”。俨然一个话剧里欧洲中世纪古板吝啬的贵妇人,挑剔着一切,质疑这一切,除了黄金这种“确之凿凿”的物件儿,就不再有事情能够赖以维持生命。

本文固定链接
https://www.ywlib.com/archives/139.html

标签
none

仅有一条 关于 " 胡说 "的评论.

  1. box

    好棒b( ̄▽ ̄)d

添加新评论 »

分类
随机文章
最新文章
最近回复
  • typecho模板: 只调用随机文章的内容怎么操作啊?类似多思多金博主的你好污啊那种样子的
  • box: 好棒b( ̄▽ ̄)d
  • mi: /data/opkg update
  • alen chen: 我的是小米路由器mini ROM:開發版2.19.40
  • alen chen: 你好,看到你的文章如獲至寶,一舉解決了我多年想在小米路由器mini裡面安裝dlna的心願。一路...
  • hiicy: windows上最有效 最简单明了的方法!打电话!!
  • 梁兴健: 楼上好像都搞定了,只有我一个人报错吗,我是放在post.php文章下面,想显示随机文章的,Fa...
  • Jordan: Thanks!!!
  • Kent: 这一块我也只是玩一玩。。高深的都不懂其实哈哈哈
  • 紫色: 博主,有没有联系方式?邮箱QQ什么的,我最近在做人脸识别的课题,想请教一些问题。